小朋友而已

【笔你】猫薄荷

第一次写,纪念一下不眠夜的泉涌文思。

仅以此文向林在范告白…





这家吧比你预想的好很多。
千篇一律的清吧你去过不少,感受到诚意的不多,不知是你阅历太浅还是独这家特别些。你窝在二层旋梯旁的单人沙发里,随意的眺视着下层的光景,老板不疾不徐的托着刚完成的cocktail在卡座间穿行,熟悉或不熟悉的三三两两坐在一起低声交谈着,有笑声、有低语,也有正式的会谈。
可人类观察总是能轻易的进入倦怠期,你百无聊赖捏起高脚杯细长的杯颈,蜻蜓点水状点上手中的美酿,层叠的口味流泻舌尖,一口尽数尝遍苦、涩、酸之味,但这最后的回甘总是教人逃不脱去,但你终是没有再次品味,今天不适合买醉,音乐才是你来的目的,当然,人也是,你慵懒的嗅探着属于自己的猫薄荷。
注意到那男人时,他已经在那座牛皮沙发里很久了,舒服的半躺姿势,他鼓弄着手机,时不时抓起那杯浮冰的威士忌润喉。他分明是等待着同伴的,却不焦躁,仿佛随意的错选了双人桌一般淡然的自处着。你的角度看不见他的样貌,纯黑的渔夫帽下打着不薄的阴影,能瞧见的只有一角俊俏的鼻尖,那角度像是造物极优的作品,锋利冷冽,却又过渡的那样温柔,视线稍落却又因冷峻偏薄的唇从温柔中惊醒。
你没有察觉自己的探究有些无理,直到他记起放松僵硬的肩颈,猝不及防的,那眼睛对上了你,你惊愕,募的将视线游移,慌不择路的握起酒饮,囫囵一气。
“他看见了。”
胃里蝴蝶振翅。
只一秒,那眸上浅淡的两颗辰星便璀璨了你整个少女心情。

评论

热度(11)